<pre id="ox09h"></pre>
  • <pre id="ox09h"><strong id="ox09h"><xmp id="ox09h"></xmp></strong></pre>

  • <p id="ox09h"></p>
  • <acronym id="ox09h"></acronym>

    拍賣公司長期展示矛盾手稿,侵權!

    2023-07-07 18:39:42    來源:揚子晚報    

    南京是首批國家歷史文化名城,坐擁豐厚的文物和文化遺產。7月7日,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召開新聞發布會,發布了一批南京法院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典型案例。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注意到,這批典型案例涉及中醫藥、老字號、傳統書法、民間文藝等多個領域。


    (資料圖)

    修訂恩師中醫著作被起訴,不構成侵犯著作權

    著名中醫傷寒學專家陳亦人生前著有《<傷寒論>求是》一書,該書由人民衛生出版社出版。陳亦人去世后,其學生周某某在取得陳亦人配偶和長子授權后,組織修訂人員對原著進行修訂并出版。新修訂的書籍在原著的基礎上,增加“醫案選錄”和“按”,出版封面頁亦載明原著陳亦人。

    陳亦人長子之外的四子女以繼承人身份將周某某和中醫藥出版社訴至法院,認為周某某侵犯了陳亦人對該書享有的署名權、修改權、發表權,周某某和中醫藥出版社共同侵犯了作品的復制權、發行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

    該案由南京江北新區人民法院一審,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法院認為,周某某等修訂人對原著《<傷寒論>求是》進行改編、注釋,增加“醫案選錄”和“按”,形成了區別于原著的獨創性表達,修訂后的《<傷寒論>求是(精修案例版)》系在對原著改編的基礎上形成的有獨創性的新作品,構成演繹作品,應受著作權法保護。周某某等修訂人對該新作品享有著作權。

    因繼承而形成的著作權共有關系,在現行法律未作出明確規定的情況下,可參照適用《著作權法實施條例(2013年版)》第九條關于不可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的規定。在陳亦人的配偶、長子授權同意周某某修訂《<傷寒論>求是》的情況下,即使其他繼承人不同意該書再版,亦不能阻止部分繼承人同意再版的行為。如果需征得所有繼承人授權同意,才能對作品進行進一步的修訂、完善,將阻礙中醫著述及學科的發展。

    法院認定,周某某對于圖書修訂內容與原著做了明確區分,修訂再版的行為并不會妨礙陳亦人繼承人對作品的正常使用,也未損害其合法利益,故周某某取得陳亦人的配偶、長子的許可即應視為已獲得合法授權。中醫藥出版社在

    與周某某簽訂出版合同并支付了稿費后,出版《<傷寒論>求是(精修案例版)》,不構成侵權。

    據介紹,中醫理論的傳承與發展,亦是歷代專家對前人學術成果不斷承繼和創新的過程。本案判決彰顯了依法保護中醫理論研究發揚光大的司法導向。

    攀附老字號“南京同仁堂”,構成不正當競爭

    南京同仁堂系“中華老字號”企業。多年來,南京同仁堂公司在對外宣傳、經營活動中使用的“南京同仁堂”企業簡稱,已在相關公眾中取得了較高的知名度和識別性。南京同仁堂公司第544185號注冊商標被認定為“中國馳名商標”。

    2009年11月,南京同仁堂公司受讓南京某保健食品有限公司20%的股權,該公司因此更名為南京同仁堂某某老鋪保健品有限公司。

    南京同仁堂公司認為,該保健品公司更名后不正當地利用現名稱,在公司網頁、宣傳手冊、產品外包裝的醒目位置,突出使用了“南京同仁堂”或“南京同仁堂某某老鋪”字樣,企圖以搭便車的方式獲取有利的市場競爭地位。同時,保健品公司在“商標使用協議”屆滿后,仍繼續使用相關注冊商標,侵害了南京同仁堂公司注冊商標專用權。

    該案由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法院認為,“南京同仁堂”系南京同仁堂公司長期持續使用的企業簡稱,兩者建立起了穩定的聯系,已產生識別經營主體的商業標識意義。同時相關注冊商標,經南京同仁堂公司持續的使用和推廣,已具有很高的知名度。保健品公司在企業名稱中使用“南京同仁堂”“某某老鋪”文字雖經股東會決議及南京同仁堂公司許可,但其未將該企業名稱正當使用,而是明顯突出使用了南京同仁堂公司的企業簡稱部分,并配以南京同仁堂企業歷史的介紹性文字。其主觀上具有攀附原告知名度的故意,客觀上造成了與南京同仁堂公司企業名稱及注冊商標幾乎相同的強烈標識效果,易使相關公眾對商品來源產生誤認或認為其商品與南京同仁堂具有某種聯系。因此,被訴侵權行為超過正當界限,屬于權利濫用,構成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南京同仁堂公司雖曾系保健品公司股東,但并未參與實際經營。

    一審法院判決保健品公司變更企業名稱,變更后的企業名稱內不得含有“南京同仁堂”“某某老鋪”字樣,二審法院維持原判。

    據介紹,商業主體不當攀附和消耗“老字號”商譽,擾亂“老字號”品牌市場,造成消費者混淆,應當認定構成不正當競爭。本案判決彰顯了對“老字號”經營主體的最嚴格保護,助力“老字號”新時代的傳承發展。

    拍賣公司長期展示矛盾手稿,構成侵犯著作權

    1958年,茅盾將其用毛筆書寫創作的一篇評論文章《談最近的短篇小說》向雜志社投稿,該篇文章的文字內容發表于《人民文學》1958年第6期。此后,該手稿原件被張某持有。2013年,張某將這份“茅盾手稿”委托某拍賣公司拍賣。后拍賣公司拍照上傳了手稿的高清照片,并在其公司網站和微博上進行宣傳介紹,相關公眾通過放大可瀏覽手稿細節。2014年,這份手稿經競價后得拍,但競拍人并未向張某支付相應價款,拍賣公司未獲得傭金,手稿原件仍由張某持有。

    拍賣結束后,拍賣公司仍在互聯網上持續展示這份手稿,至2017年6月予以刪除。沈某寧、沈某燕、沈某衡系茅盾的合法繼承人,認為張某和拍賣公司的上述宣傳、展示行為侵害了手稿的著作權,故訴至法院。

    該案由南京市六合區人民法院一審、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法院認為,茅盾先生在多年的文學創作中始終注重對自身書法的磨練精進,涉案手稿長章大篇、一氣貫之,體現了漢字書寫藝術的精妙,能夠給人以審美的享受,構成美術作品。涉案手稿雖是茅盾先生向雜志社投稿之作,但不妨礙其被認定為書法作品。

    法院認定,拍賣公司不當宣傳展示涉案手稿的行為,侵害了茅盾先生繼承人享有的著作權。手稿上同時承載著著作權和物權,物權人在占有、使用、處分作品的過程中,不應損害著作權人的權益。拍賣公司作為專業的拍賣機構,應當負有合理的著作權保護注意義務,在拍賣過程中審慎地予以避讓。然而,拍賣公司將涉案手稿的高清電子照片上傳至公司網站展示,拍賣結束后仍在互聯網上使用涉案作品,上述行為并非適當良善的展示宣傳,更不應是拍賣行業普遍存在的行業慣例。拍賣公司侵害了手稿美術作品的發表權、復制權、展覽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張某作為涉案手稿的所有權人,有權選擇以拍賣的方式處分自己的合法財產,其并沒有著作權侵權的故意,也沒有實施相應的侵權行為,不構成著作權侵權。

    據介紹,本案判決彰顯了對書法手稿作為美術作品著作權的保護力度,實現名人手稿在物權與知識產權保護上的利益平衡。為后人整理和傳承名人手札,推動傳統文學作品的持續研究創造有利條件。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萬承源 通訊員 寧法宣

    校對 李?;?/p>

    關鍵詞:
    [責任編輯:h001]

    資訊播報

    聯系我們:435 226 40 @qq.com

    版權所有 重播新聞網 www.laliceshiji.com.cn 京ICP備2022022245號-17

    国产片顶级少妇美日韩性交_亚洲日本在线精品视频_日本黄色毛片抽搐痉挛AV_国产a在亚洲线播放
    <pre id="ox09h"></pre>
  • <pre id="ox09h"><strong id="ox09h"><xmp id="ox09h"></xmp></strong></pre>

  • <p id="ox09h"></p>
  • <acronym id="ox09h"></acronym>